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
首页 > 书库 > 小说 > 历史小说 > 红人传奇(书号:11773)
红人传奇  文/好彩

第一章    狩猎

  鸡刚刚啼第三遍,?#20889;?#21644;水生就各带一个家仆出了僠王城。走了一段路后,四处的鸡鸣渐渐消沉,僠王城在他们的身后融入了山野,分不清哪是山哪是僠王城。世界显得格外静谧。天空,像一口大锅倒扣在头上,几颗?#20102;?#30340;星星好像煲叾被铲穿了出现的沙眼,鬼鬼祟祟地透过沙眼注视着他们。一路上,他们经过了三个屯子。最后的一个小屯子是?#20889;?#23478;的家奴们住的屯子,这个屯子很小,只有十几户人家。?#20889;?#38543;大舅来过几次,他知道家奴屯子的每一家每一户。过了小屯子,乌黑的森林便慢慢向他们靠近,渐渐浓密,他们沿着森林中的羊肠小道往大石山的另一边赶。黎明前的黑暗,森林的覆盖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?#31119;?#20116;步之外不见人影。他们没带火把,摸着黑赶路,虽走得小心翼翼,却还免不了磕磕碰碰,因此时不时的有人发出不协调的叫喊声,把人吓得一身鸡皮疙瘩。走过小屯子之前,怕惊吓屯子人家,他们谁也没有说话,大家都默默地走,静静地听着沙沙的脚步声,听着?#20889;?#22312;前面开路拨动草木的声?#29042;?#21450;小道?#33050;?#33609;木跟?#36335;?#30456;摩擦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响。这些自然的声响成了他们相互间交流的语言。过了小屯子以后,黑暗的天地,乌黑的大石山和森林,似乎成了从来没有的压迫,甚至连空气都墨黑得使人透不过气来。跟在?#20889;?#23478;仆后面的水生终于忍受不住,竟?#27905;洁?#22228;起来,不断抱怨?#20889;?#19981;让带火把。他说,?#20889;錚?#25105;们应该带一把火把来,老虎呀,狼呀,狗熊呀,我们倒是不怕。我们有尖枪,?#20889;?#20992;,我们怕什么怕。只是这摸黑?#26032;?#30340;,我们要是踩中了毒蛇怎么办。?#20889;?#26412;来不想搭理水生,任由水生去说,他都不吭声。他水生就是这个性格,说也没有用,一旦他要说什么,他总觉得自己有道理,他是不会住嘴的。但是,水生说到了毒蛇,?#20889;?#23601;忍不住了,他压低了声音回头对水生说,真是碰上毒蛇,先咬到的是我,不会?#20540;?#20320;水生。水生说,咬到谁都是咬啊。阿十说,我带着蛇药呢。水生说,要是碰上山鳗蛇,山鳗蛇担头一口毒气喷过来,我们大家都被毒气毒迷了,身子都软得一摊泥样的跌倒在地上,怕是连拿蛇药的力都没有了,蛇药还有什?#20174;謾Y写?#21943;了气道,水生,就你个张臭嘴会说话。

  水生知道?#20889;?#19981;高兴了,不好再吱声,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说。?#34892;?#31105;忌,就是心里想着都是罪过,更何况说出来。

  ?#20889;?#36208;在最前面,双手抓着一支尖枪,他不时使尖枪搅动小道两边的草木,弄得嚓嚓响,他的目的是想吓唬路上的野兽,使野兽走开。阿十紧紧跟着?#20889;錚?#21491;手抓着一把大刀,注意看着?#20889;?#36523;边的情况,尽着一个家仆的职责保护?#20889;鎩?#27700;生也双手抓着一支尖枪,因为有?#20889;?#21644;阿十在前面开路,他就显?#20204;?#26494;许多,因为心里轻松所以注意力就不集中,还因为走夜路磕磕碰碰,不是发一声尖叫就是发一些牢骚。水生的家仆阿四?#24425;?#19968;把大刀,他负责殿后,为了?#36393;?#36215;见,他时不时的回身拿大刀横扫一下黑暗中看不见的身后,这样,就算有什么鬼精灵跟在他们身后,他时不时横扫过来的一刀会使这些鬼精灵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?#20889;?#21644;水生这是第一次独立出猎,他们都没有多少野外搏杀的经验,之所以双枪双刀的布置,完全是根据前辈说教,采取前辈的经验。前辈的经验告诉他们,一般情况下,搏杀时,尖枪比大刀好使,不论是跟人还是跟野兽搏?#20445;?#23574;枪都是大家的首选。使尖枪善在进攻,尖枪的优点使对方无法靠近自己,每一挑每一刺,几步之外就可制?#23567;?#24403;然,尖枪也有缺点,尖枪在没有障碍物空旷的地方好使,有障碍时尖枪就很难舒展了。要是身边树木丛生,夹道小巷,尖枪就难于发挥作用。碰到这样的时候,大刀?#25512;?#22823;作用了。所以,尖枪和大刀的配合,能够取长补短。

  走了小半支香以后,?#20889;?#20272;计差不多到目的地了,就不时的停下来,看看天,看?#21019;?#30707;山,看看周围的森林,辨别地方。再走大?#21450;?#25903;香,他们到达了目的地。按照原先的约定,?#20889;?#21644;家仆阿十做一组,水生和家仆阿四做一组,分两地埋伏。在他们埋伏地点的中间,有一块木薯地,木薯地把他们隔开十五竹竿左右距离。?#20889;?#21644;阿十在木薯地南边这一头,水生和阿四在木薯地北边的另一头。他们预计,如果这一头发起攻击,另一头予以配合,达到前后夹击,左右堵路的目的。?#20889;?#21644;水生还不得不考虑,预计着可能发生的情况,比如,碰上老虎,比如碰上狼,比如碰上狗熊等等,如果真碰上这些吃人的野兽该怎么办。?#20889;?#30340;意思,如果碰上这些吃人的野兽,统统不要惊动它们,以免惹来麻烦,偷鸡不到蚀把米,搞不好还弄了一身屎。水生不以为然,认为猎到这样吃人的野兽他们会名声大震,僠王城的英雄也算他们一份子了,还?#20852;?#25954;说不。?#20889;?#32784;心地说,我们这是第一次出来捕捉野兽,不能太贪心,捕猎山猪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,至于大老虎,大灰狼,大狗熊这些吃人的野兽,我们有的是机会,不愁以后碰不上它们。水生见争不过?#20889;錚?#23601;勉勉强强地同意了?#20889;?#30340;意见,不吱声了。然后,他们各自往身上涂了一种从家里带来的药水,以?#29282;?#38450;虫。这种药水散发着一种青草的味道,能够驱赶蚊虫,又可以利用散发的味道掩盖人身上发出的汗味,骗过野兽灵敏的嗅觉。

  ?#20889;?#21644;阿十匍匐在一棵小枫树底下,背靠背,?#20889;?#36127;责观察木薯地方向的情况,阿十负责观察?#20889;?#36523;后的情况。?#20889;?#21486;嘱阿十,要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周围一丝一毫的动静都不要放过,一?#26143;?#20917;要马上互相示意告知。水生和阿四埋伏在木薯地的另一头,选择在一棵大叶子的洗手果树底?#36335;?#30528;,大叶子洗手果树叶子大,比较隐蔽,不容易被发现,如果是大白天埋伏,也不怕日头晒,比在小枫树底下要凉快好多。为什么要在小树底下埋伏,是?#34892;?#20799;讲究的。高达的树木底下,野草和灌木长的稀疏,不好隐蔽自己,很容易被发现。相反,小树木低矮,枝繁叶茂,正好把人给覆盖了,极不容易被发现,又不妨碍人在里面通过枝叶缝隙观察外面发生的情况。

  天蒙蒙发光,整个山野鸡啼此起彼伏,?#23545;?#36817;近的山峰和山坳被早晨的薄雾遮罩着,朦朦胧胧。匍匐的草皮变得湿漉漉的,碰上有种侵入骨髓的凉酥酥的感觉。他们虽是第一次出猎,虽然没有实战经验,?#21019;?#29454;户的出猎讲说中获得了不少知?#21486;?#33719;得不少的出猎方式和方法。他们知道山上的很多野兽夜晚也要睡觉,至少后半夜大?#23478;?#30561;觉。睡了大半夜的野兽,早上起来时肚子肯定饿了,一般都会出来觅食,这就是猎捕野兽的好机会。守株待兔,往往可以成功。终于等到一日的开始了,?#20889;?#24320;始兴奋起来,感觉双手?#23478;?#21457;痒,要是狩猎成功,就是自己和水生显露身手的时候了。

  从现场木薯地里木薯被拱翻的情况和根据奴家的报告和描述来看,拱翻木薯地觅食的野兽肯定是个大?#19968;鎩?#20063;许,这个大?#19968;?#23601;是一头大山猪,是大山猪他和水生就?#35828;?#20540;了。老虎和狼天性肉食,应该不会闲得无聊地来拱翻木薯地,最可能的应该是大山猪,如果是大山猪,准够僠王城里大户人家的大?#19968;?#19968;顿吃。再说,老虎、狼和狗熊,就算猎捉到了,也没有人吃,顶多做其他用?#23613;?#24819;起吃山猪肉,?#20889;?#21475;水就?#27905;?#22320;从喉咙里洇出来,不及时吞咽都会从嘴角流出来。

  想不到的是,天光以后,雾水越来越浓,起先还能影影绰绰看见木薯的影子,此刻十步外的东西都看不见了,连五步?#38405;?#30340;东西都朦朦胧胧,不到眼前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?#20889;?#24076;望这样的情况很快就过去,想不到浓雾越来越浓,感觉天地都混沌起来。天光已经很久了,浓雾仍然没有散去,也没有减弱,搞得天空阴沉沉,?#20889;?#31561;得都?#34892;?#19981;?#22836;?#36215;来。

  时间在慢慢地溜走,匍匐久了,?#20889;?#21644;阿十都感到身子麻木了。

  这样子不成,?#20889;?#24708;声对阿十说。我们全身都麻了,那大?#19968;?#30495;的一过来,怎么对付得了。

  阿十小声说,要不,我们起来动动手脚?

  阿十的声音刚?#31456;?#19979;,?#20889;?#21069;面的不远处突然传来沙啦啦的声响,把?#20889;?#21644;阿十都吓得耳根发麻。?#20889;?#39532;上伸出手来抓住阿十的大腿,叫阿十止住不动。

  沙啦啦的声响还在继续着,很明显,声响越来越靠近?#20889;?#21644;阿十两人了。?#20889;?#20280;手抓了抓阿十的大腿,提醒他有东西向他们靠近,阿十想转过身了,?#20889;?#38459;止他,示意他继续观察,他自己也瞪大了双眼,死死盯着声响传来的方向。是什么东西发出响声呢,会不会是的野兽呢?或者,水生在那边耐不住寂寞了,要走过来跟自己聊聊天?#31354;?#19981;可能啊,这样做怎么可能捕捉野兽?

  就在?#20889;?#32993;思乱想的时候,猛然地,在?#20889;?#21069;面四五步外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朦胧的黑影。?#20889;?#24515;头跳了一下,右手紧张地抓住尖枪,做好搏杀的准?#31119;?#20027;要一确定是计划捕捉的野兽,?#20889;?#38543;时腾起来杀向野兽。?#20889;?#24819;再次抓阿十一下给阿十暗示,但是,他马上放弃了这个动作。黑影距离太近了,主要阿十稍稍动一下,都可能引起野兽的警觉,何况,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呢。

  见黑影在原地徘徊,好像人一样,有时候立起来,差不多像人一样高,有时候又伏下来,好像人趴在地上手脚撑地的样子,行为?#34892;?#21476;怪。?#20889;?#24819;像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?#20889;鎘行?#24515;?#20445;?#20182;急切希望黑影再往自己方向移动过来一些,以便看清黑影的真实面目。在没有分辨出是什么野兽的时候发起攻击,哪是个?#20498;?#31528;?#21834;?#20559;偏,黑影在那里磨磨蹭蹭,好长时间了都没有向?#20889;?#36825;边移动过来,好像跟?#20889;?#26007;气。

  ?#20889;?#30340;耐心没有白费,黑影终于向?#20889;?#30340;面前移动过来,影子越来越清晰,看清了,啊,原来是一只狗熊。狗熊继续往?#20889;?#36825;边挪过来,?#20889;?#30340;心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,狗熊不是?#20889;?#35201;猎取的目标,不过从狗熊的行为他判断得出,狗熊没有发现自己和阿十。狗熊进一步靠近,突然立起来,把?#20889;?#22836;上面的枫树叶弄得哗啦啦想。?#20889;?#35273;得阿十颤抖地动了一下,他马上反手使力摁住阿十的大腿,暗?#26223;?#21313;不要动。

  狗熊的这个行为把?#20889;?#24324;糊涂了,枫树叶很好玩吗。不是呀,难道枫树上面有只有趣的虫子,或者被雾水弄湿了翅膀飞不起来的花蝴蝶,或者枫树上面一只啁啾的小鸟,或者枫树上的其他什么东西,把这头狗熊吸引过来?

  还好,狗熊只是玩了那么一会儿,就转开身去,慢慢地挪着身子,走了。之后,对?#20889;?#20182;们来说,又是长长的无聊的?#21364;?/p>

  不知?#21364;?#20102;多长时间,雾水终于慢慢地散去。一?#21482;?#33394;的日头慢慢地?#35835;?#20986;来,高高地挂在两?#28865;?#30340;天上。山野也慢慢地明亮了起来。木薯地真实地呈现在?#20889;?#30340;面前。

  有小半的木薯杆东歪西?#20445;?#26681;部翘了起来,还没到收获时节的木薯被嚼了去只剩下白闪闪的根茎,早些被嚼去的根茎已经开始发霉发黑。?#20889;?#30693;道,等到木薯收获时节,坡里的木薯也没剩下多少了,家奴一家人的这一番心血也付诸东流了。

  水生那边也沉得住,一直没?#26032;?#20986;头来。木薯地两头都能够相互看得出彼此的时候,?#20889;?#21457;现水生和阿四埋伏的茂密的洗手果树伸出一把尖枪的枪尖来,枪尖在空中画了一个?#36393;Γ写?#35265;了,马上?#27493;?#23574;枪从枫树里伸出去,来回摆了两摆,然后收回尖枪。水生那边迟疑了一下,跟着?#24425;?#22238;了尖枪。

  小半支香过去,木薯地山上的一面出现的骚动,一头乌黑的母山猪带着七八只小山猪崽出现在木薯地里,母山猪体型有一个人一般大小,小山猪像一只只小精灵,东窜西窜,?#20889;?#24515;里一阵?#32769;病?#23567;山猪一进入木薯地,就抢着去啃剩下的木薯根茎,母山猪来到木薯地中间,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见木薯地没有异样,就开始使用它的吻?#21069;?#26408;薯的根部拱翻,使木薯根茎反翘起来。每拱翻一棵,小山猪就疯狂地呜呜叫鸣着过去抢吃。?#20889;?#35265;母山猪?#26538;?#24471;专注,小山猪吃得开心,似乎没有要防备什么。这样的时机正好合?#21097;?#23545;阿十小声地说,我们慢慢地猫着腰摸过去,借着木薯尽量先不让山猪发现,接近了再动手。

  水生那边见?#20889;?#21644;阿十摸猫腰出来,也从洗手果树里出现了,仿效着?#20889;?#21644;阿十,慢慢地向山猪摸过去,形?#38378;?#38754;夹攻的态势。

  先是小山猪发现了他们,小山猪好像同时把信息传递给了母山猪,母山猪把吻鼻从泥土里拱出来,头上带着黄色的泥土,转了过来。母山猪发现不妙,呜呜地叫唤,小山猪马上跑到母山猪的身后去。

  ?#20889;?#19981;知道,带崽的母山猪不像其他山猪,见人会拼命地逃窜。母山猪为了保护小山猪,会表?#20540;?#26356;?#26377;酌停?#20250;拼命,会不管不顾的跟猎捕者进行殊死搏斗。

  ?#20889;?#25195;了左右一眼,见阿十跟在自己后面几步远的地方保护自己,阿四同样跟在水生后面几步远的地方保护水生,就发出攻击的号令道,留着小山猪……话没说完,母山猪就嗷嗷地向?#20889;?#24352;开獠牙冲过来,把?#20889;?#21523;了一惊,他没有估计到母山猪会主动向猎人发动攻击。

  注意呀,快偏……水生见母山猪冲向?#20889;錚?#24352;嘴就喊,奔过来要为?#20889;?#35299;围。

  ?#20889;?#30693;道自己准备不足,双手的力头还没有较大限度的?#24425;?#22320;使在尖枪上,抽回尖枪的同时马上往旁边跳开,以免母山猪那双獠牙伤着。

  水生斜刺地向母山猪杀过来,却因为紧张把尖枪抬高了一些,尖枪从母山猪的背脊刺过去,只擦伤了母山猪背脊上的一层皮。

  母山猪受了伤,嗷叫得更加厉害了,一个甩尾回转身就向水生冲过去,水生使尖枪挡着,被母山猪张口咬住尖枪,企?#21450;?#23574;枪咬断。

  ?#20889;?#35265;此,大吼一声,持尖枪向母山猪刺过去,噔一声,刺中了母山猪的后腿上部,尖枪被母山猪骨?#36820;?#21040;一边去,没?#20889;?#20013;母山猪的腹部。

  母山猪再次受了伤,暴跳如雷,嗷嗷大叫,让人毛骨怵然,它放开水生的尖枪,甩尾转身向?#20889;?#20914;过来。?#20889;?#25277;回尖枪,大声叫阿十偏开,自?#21644;?#21518;退去,刚刚扎好马步,母山猪就躬身向?#20889;?#33150;空飚起,张着獠牙冲过来。?#20889;?#35265;状,使尖枪抵住,看准母山猪的血盆大口,想一枪插到它的喉咙里去,致母山猪于死地。

  母山猪好像成了精了,飚起冲过来的时候,竟然偏开了?#20889;?#30340;尖枪,使?#20889;?#24778;得全身发麻。?#20889;?#36214;紧往一边抽走尖枪同时避开凶猛的母山猪,赶快转到一边去,不然就可能被母山猪的獠牙勾去一片右大腿肉。母山猪嘣地落地的时候由于惯性的作用直直往后面的阿十冲去,阿十惊得啊啊大叫,赶紧横?#25490;?#24320;,向着?#20889;?#30340;身后跑去。

  由于惯性的作用,母山猪回身时花了好长时间,?#20154;?#36716;好了身子时,?#20889;?#24050;经转到了它刚才发起攻击时的位置了。连续几次攻击,母山猪也累了,它没?#26032;?#19978;发起攻击,它一边嗷嗷叫,一边左顾右盼地看看?#20889;錚?#20877;看看水生,好像在考虑到底向谁发起攻击。最后,母山猪再次选择攻击?#20889;錚?#22823;概是因为那群小山猪就在?#20889;?#21644;阿十的背面,小山猪呜呜鸣叫,勾起它的?#24863;浴?/p>

  母山猪的这次攻击更?#29992;土遙?#20914;向?#20889;?#39130;起得比刚才那次更高更?#20572;?#20351;?#20889;?#24819;使尖枪插入它喉咙去的计划落了空。却鬼使神差地,?#20889;?#30340;尖枪刺中了它的下脖子,母山猪猛烈的冲力通过尖枪柄使?#20889;?#25269;不住仰面跌倒,?#20998;?#37325;地砸在木薯地上。尖枪同时离开?#20889;?#30340;双手,深深地扎在地上,把母山猪撑?#20540;?#31354;中,只听卡啦一声,尖枪柄折?#38378;?#33410;,挣扎中的母山猪重重地砸在?#20889;?#30340;双腿上,在?#20889;?#30340;身上打滚,乱踢,使?#20889;?#27985;身受伤。突然,一?#26194;?#28909;的液体喷洒在?#20889;?#30340;脸上,身上,没等?#20889;?#24324;明白是什么东西,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,慢慢地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

本章作者随?#21097;?/div>

        在宁明县,有一幅超过2500年的花山?#19968;?#23485;170余米,高40余米,8000多平方?#20303;?#38500;模糊不清外,可数的图像有1800多个, 110组图像。这一巨幅赤色?#19968;?#26159;古老的无字天书,是一个千古之谜。 2016年7月15日下午,在土耳其?#20102;?#22374;布尔会议?#34892;?#31532;40届世界?#25386;?#22823;会上,花山?#19968;?#25991;化景观成为世界文化?#25386;?/p>

本站所收录所?#34892;?#24187;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  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沪)字59号  沪ICP备12024490号

助赢重庆时时彩软件
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
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