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
首页 > 书库 > 小说 > 历史小说 > 红人传奇(书号:11773)
红人传奇  文/好彩

第四十七章    花山岩画现世(全文完结)

  经过大家一番努力,僠王城重建完成了。

  这样,那些没有被这次?#24179;?#27874;及的各个屯子,那些原先住在边远地方的人家,以及住在山旮旯里的人家,主要愿意,这时候都成了僠王城的新居民。这些新人家没有经过血火的洗礼,没有经受过毁灭性的大屠杀的灾难,成为新居民的他们自在而安然。他们只知道僠王城包括蓝云屯和蟠龙屯,以及水道两边的屯子曾经发生过毁灭性的灾难。这个大灾难,只在这些新居民人们的心中烙下了永远的印记。大灾难只是他们心头永远的阵痛,大灾难却没有把痛苦真正画在他们自在而安然的?#25104;稀?/p>

  这一日,僠王城要为大?#24179;僦兴?#21435;的僠王,大师傅,达官,大人,以及所有的人们举行巨大的祭奠仪式。

  僠王城新居民的人们,还在边远地方住着的各屯子的僠琓以及各屯子德高望重的代表,天刚刚发亮就聚集在城内的广场上,黑压压一片,他们的旗帜换成了黄色,他们高举着蛤乸三角黄旗帜,缓慢地向仙住花山仙洞方向行进。

  僠王城通往仙住花山仙洞原先有一条小径,现在已经修成了一条长长的大道,大道有好几箭地长。大道的一头是仙洞洞口,仙洞洞口安放一个神坛,神?#22478;?#38754;是一个香?#31119;?#39321;案的中间安置一个大香炉,香案前面平摆一张大木台,大木台里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五大碗各色糯米饭,外头摆放三种大牺牲。大道的另一头是一片开阔地,开阔地?#19979;?#33609;如茵,威风习习。人们在僠琓的带领下来到这片开阔地,按照列,格,屯的形式集合在这片开阔地里,中间留出一竹?#23648;?#30340;通道。

  人们默默地?#21364;?#30528;仪式的开始。

  突然,僠王城传出一阵咚咚响,不大一会儿,一队红脸赤身的祭师携铜鼓从僠王城向仙住花山仙洞方向开过来。总共三十面铜鼓,每一面铜鼓由两个祭师在两边分别把持着铜鼓耳,另一个祭师双手抓着鼓槌跟着后面按节奏?#27809;?#40723;面。三十面铜鼓同时?#27809;鰨?#21658;咚响,震天动地。铜鼓队通过开阔地的人?#21644;?#36947;,来到通向仙洞的大道,一字形地从仙洞方向在大道的左边排开,一直?#30001;?#21040;开阔地的人群前面。三十个铜鼓,三人一组,三抩脚一组,九十个祭师。这些祭师,头扎蛇皮箍,身挂芭蕉蓬,齐齐地面朝仙洞,一边迈着蛤步一边击鼓,脸齐齐朝向仙洞。一直到列队整齐后,铜鼓声即止住。

  铜鼓声刚刚止住,仙乐声又从僠王城那边传过来,三十个仙婆,同样装红脸,头戴花福巾,花福巾两边挂着?#20142;?#30340;铜色铃锒,铃锒声随着仙婆有节奏的步伐有节奏的叮铃作响。这些仙婆身着凤仪大礼服,怀抱长柄仙琴,款款走来。她们通过开阔地的人?#21644;?#36947;,来到通向仙洞的大道,同样一字形从仙洞方向在大道的右边排开,一直?#30001;?#21040;开阔地的人群前面。她们三抩脚一个,跟对面的铜鼓队一一对应。她们?#24335;?#32780;坐,有节奏地翘首摇响铃锒,伴随弹仙琴的节奏,红脸齐齐朝向仙洞口。

  仙琴声音停止的时候,仙洞洞门徐徐地打开,开阔地上的人们欢呼一声,同时齐齐面向仙洞方向跪了下来。就在这时候,仙琴齐奏,铃锒齐响,伴着铜鼓的擂响,把整个新生的僠王城带入了神仙境界。

  只见一队红人从僠王城走出来,远远看去,他们红面赤身,连蓑衣都染成了红色。这些红人穿过僠王城广场,很快地来到了仙洞前面的开阔地。只听见人们双手高举,齐齐地呼啊一声,从地上站起来。

  这些红人原来是大师傅?#20889;?#21644;跟在?#20889;?#21518;面的二十个细师傅。他们全身红妆出现在人们的面前。他们是红人。红头,红脸,红手,红脚,连身?#27927;?#30340;衣服和披着的蓑衣都涂上了红色。他们左手拾一对铃锒,右手舞动长剑,一步一舞动,一步一抖擞,合着仙乐铜鼓铃锒节奏,左一步,右一步,走叉步,面向仙洞,整整齐齐,一起一伏,向着仙住花山仙洞走去。

  此刻,红人?#20889;?#30340;脑子分外清晰。他自己好像?#24425;?#22312;经历着血火一样的洗礼。他的脑海里,他的至亲,他的好伙伴,以及僠王,官人,大人,他们的灵魂在这血火的洗礼中正在升华,正在重生。他和他的细师傅向仙洞走出的每一步,好像就是僠王城人向前走出的一大步,好像就是僠王城人走出的新希望。

  僠王人会看到,这不仅仅是一个神圣的仪式,他和他身边的细师傅们,将给僠王城人带来勇士一样的志气,带来新生和新希望。

  随着?#20889;?#21644;细师傅们神圣的优美的富于?#19979;?#30340;行进,开阔地上的人们也同时舞蹈起来,他们一面欢呼,一面律动。那样的一个大场面,人们这是第一次看到和听到,那仙乐,有如天籁之音,如入仙?#22330;?#37027;铜鼓声声,犹如?#32478;?#21069;进的步伐。不久之前的日子,曾经是他们族人苦难和悲沧的日子,他们要把苦难和悲沧赶跑,迎来美好的日子。

  ?#20889;?#33080;足赤,心却如止水。多少快乐和苦难好像成了过眼烟云,远离他而去,他此刻的心里,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能够通天,真的能够与神仙对?#21834;?/p>

  红人?#20889;?#30340;身后,涌动着的是一股红流。好像,这股红色的激流曾经把世间的许多恩爱?#27084;?#20914;掉了,荡涤人世间一?#24418;?#27877;浊水。也许,这股红流真能使逝去人的孤魂有了居所,?#22815;?#29983;生的世人得到安慰,?#22815;?#29983;生的世人把痛苦和悲伤抛弃,面临新生和新世界。

  ?#20889;?#21644;他的细师傅是一队能够通天的红人。

  阿格统领着他的队伍,包括他阿格自己,他让所有的兵丁也?#21450;?#33080;抹得赤红。他们举着长剑,随着?#20889;?#30340;叉步喊着号子。红人左一步,他们喊一个号子,红人右一步,他们又喊一个号子。整天动地的号子震撼着着阿格和阿格身边的每一个兵丁的心,震撼着僠王城里的每一个人的心,满满的视死如归的悲?#22478;榛场?/p>

  ?#20889;?#26469;到仙洞口,带领着细师傅原地走着叉步,经过一个把香的细师傅面前的时候,他们停止了舞动。把香的细师傅把手中的香分发给?#20889;?#21644;经过他身边的每一个细师傅。?#20889;?#24102;着细师傅,来到神?#22478;?#40664;默地跪下来,?#36820;值兀?#22068;里念念?#20889;剩?#21481;拜了三下。

  突然,鼓乐停止。

  人们被突然停止的鼓乐吓了一跳,呼号和舞蹈随之也停止了。人们发现,仙洞前面的红人神情肃穆庄重地一个一个走入仙洞去,最后一个细师傅在仙洞门口消失以后,仙洞门口的两扇大门在他们的身后徐徐地关上了。

  人们这才注意到,日头已经中天。

  一队担?#23383;?#30340;队伍从僠王城里鱼贯般地来到开阔地,给人们?#23648;?#20102;午?#20572;?#20154;们从腰带上接下竹筒,?#21364;?#30528;粥担从面前走过,慰劳自己饿了的肚子。

  仪式还没有结束,吃饱了肚子的人们没有回家去,大家散开在开阔地的周围,到树荫底下去和茅草棚去歇息。

  有小崽儿问身边的大人,大师傅和细师傅没得?#28798;?#21602;。

  听到这话的大人们都对小崽儿掉过一个笑脸。小崽儿身边的大人说,做师傅的,不论是大师傅还是细师傅,从昨晚天黑以后就没得吃的了,他们得要净身一日一夜,等今晚天黑了以后,这里摆做的场面都做完了,师?#30340;?#25165;能得?#28798;?#21507;饭。

  小崽儿哦哦地点点头,若?#20852;?#24605;,不情愿地说,我大了后我不做师傅。身边的大人捂着小崽儿的嘴巴说,崽儿不能乱讲。

  时间慢慢地溜走,终于到了日头挂上西山头的时候,僠王城的人们再次开始聚集起来,?#33267;?#21040;仙洞神?#25104;先?#19978;香,上香过后大家?#24092;?#40664;地回到原来安排好的排队位置,像原先一样站好。当仙琴?#23663;?#40723;震天动地地齐鸣的时候,呼号和舞蹈的人们发现仙洞洞口的两扇大门慢慢地打开了,洞口出现了两个红人细师傅,接着又是两个,接着又是两个……细师傅面向仙洞背向外,迈着叉步左一步,右一步的从仙洞里面退出来。最?#34784;?#20185;洞里退出来的是大师傅,大师傅带领细师傅跪在神?#22478;?#38754;磕头祈祷,直到香炉上的香不再?#25226;蹋?#20182;们才站起来。就在红人师傅们站起来的这一刻,人们一阵欢呼,铜鼓和仙乐也一同响起来。欢呼声伴随鼓乐声,震天动地,翻江倒海。

  僠王城的人们?#21364;?#30528;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日子,那是九十九日之后的最后一日……

 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时刻,人们却又平地听到一声震裂心肺的巨响,随着这一声巨响,仙住花山好像被神力从天上切割下来一样,一分为二。切割的地方正好从仙洞中间分开,靠江边的那一半矮了下去,接?#25490;?#28895;滚滚。人们惊吓?#31859;?#21512;不拢来,脑壳一片空?#20303;?/p>

  这一声巨响让大师傅?#20889;?#21457;觉出异样来,他即刻抬起头来,当他看到仙住花山从中间分开了,也呆住了,脑子也一片空白,思想也停顿了。他一下子也弄不明?#33258;?#20040;回?#25314;?#21482;感觉整个人儿好像也从?#34892;?#35010;开了。随着轰隆隆的声响,只见眼前浓烟滚滚,裂开的缝隙有一股洪流滚滚地从下而上地直向?#20889;?#30340;脸面喷涌上来……?#20889;?#24863;觉自己重生的日子来到了……他闭住眼睛,?#21364;?#30528;这奇世大劫难得来临。

  红人?#20889;?#24863;觉自己轻飘飘地升起来了,又感觉身子坠入了深渊了,他人既然可以在翻滚的洪流里面舞动,他觉得自?#21644;?#22825;了,因为有神仙牵着他的右手。

  退过来,大师傅!一声大叫把?#20889;?#21523;得惊醒了过来,他猛地睁开眼,发现自己被一个红人拉住。他一只脚吊在空中,一只脚站在直?#29616;?#19979;的石壁之上。他吓坏了,转回头去看拉住自己的红人,他发现那正是曾经为单的做祭奠的细师傅。是那个细师?#36947;?#20303;了他的右手。

  浓烟慢慢消散的时候,开阔地上的人们不禁啊地大声惊呼起来,仙住花山只剩下了一半,矗立的半边仙住花山竟然直?#29616;?#19979;,形成了直壁!直壁的半山腰处,红彤彤的好一大片,有人,有牛,有狗,?#20889;?#35937;,有铜鼓,有独木舟……直壁上的人形狗兽,竟栩栩如生,好像在直壁上自由舞蹈。

  后记:2016年7月15日下午,土耳其?#20102;固共?#23572;会议?#34892;模?#31532;40届世界遗产大会,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为世界文化遗产。(?#24425;?#22312;这个晚上,土耳其发生了惊人的军事政变。)

  

本站所收录所?#34892;?#24187;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  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沪)字59号  沪ICP备12024490号

助赢重庆时时彩软件
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
<del id="xh5lf"></del>
<span id="xh5lf"></span>
<strike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xh5lf"><dl id="xh5lf"><del id="xh5lf"></del></dl></ruby><strike id="xh5lf"></strike>